A.

深度迷恋cp的重症患者

图一
"别偷拍我家孩子谢谢"
图二
"你们这群醉鬼别把我家沐橙灌醉了啊。"

爱我沐沐😁

之前没有顾及大家的感受,在沐橙的标签里发表了全职电视剧的图文在这里道歉了😂😂,这个剧一直是褒贬不一的引战话题,是我考虑不周了。
我灰常喜欢沐橙这个坚强又可爱的姑娘~我希望更多的人能爱护她保护她❤最后向之前友好的提醒我@的小仙女们送上花花

某人误打误撞地跑进更衣室💁————
“China,你在看什么。。。”
  ......
“哈!开什么玩笑!!笨蛋笨蛋笨蛋!” ​​​

叶:沐橙,过来下。
挥挥手。
沐:?
把头凑过去。
额头突然被人施了重量,温热的呼吸迅速升温相触的肌肤。
沐:!!
叶:七夕快乐,小姑娘

祝大家七夕快乐呀:D~❤

【伞修橙】与你于暖春重逢

〔这篇文章感触于弹幕里的一句话:
苏沐秋永远活在叶修的荣耀里。
心潮澎湃的写了一篇中篇~有点长~主叶修和苏沐秋(亲情),微叶橙:D
最后,感谢各位对‘新婚快乐’的支持么么哒~〕

叶修扣死手里的烟盒,
环绕了周围熟悉的场景,

不会是穿越了吧。
叶修揉了揉太阳穴,然后狠心地朝自己的舌头咬了一下,
“嘶!”

1.
由于酒精作祟,叶修的脑袋仍然时不时阵痛,对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也只能零碎的记起,因为兴欣二连胜加上前任队长脱单,那群家伙以聚会为由趁机灌了他一堆酒。他不胜酒力,迷迷糊糊中好像就被推给了沐橙。“奇怪,有沐橙在我怎么会睡在大街上?”

   其实除此之外,有件事他更加在意。
   前面的网吧是他离家出走后第一次兼职的地方,它和这条街一起,早在前年就被拆除了重建商场了,他之后也和沐橙来逛过,现在怎么凭空出现了。
     叶修觉得很蹊跷,身处在诡异的气氛里,莫名其妙的背脊一凉。于是他用土方子,朝自己的舌边一咬,结果疼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正值深秋,夜晚的风呼啸着发出呜咽的声音,唯一的光源就是头顶昏黄的路灯。
  他慢悠悠地起身,稍微弯腰甩手拍下裤子上的灰尘。
“叶修?”
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
  轻松自然的声线里带着一点困惑,穿插着少年清爽的呼吸声。

  声音传来,叶修本来懒散的身体突然僵直的晃动了些,那样子仿佛心脏被什么东西沉重地击打上。呼吸燎在心上只有深刻的刺痛隐隐传来。
  和早已消失在回忆里模糊不清的自信的腔调相互吻合,尾音习惯性的上扬,与人说话的音里带笑。
  它一度属于一个记忆里的少年,一个让他们痛彻心扉并且永远失去了的家伙。
  如果沐橙听到大概会说不出话来。

“你大晚上不打游戏在这里干什么?”
身后的人看好戏地笑起来。
  叶修缓慢地转过身,从光影里抬起头,终于看清楚了他的脸。 
“不会吧。”
  他喃喃自语。
  对面的人, 橙色的柔软的短发,棱角分明的俊俏,微微弯起的嘴角,两手提着装满食物零嘴的塑料袋,和瘦弱的身板比起来显得尤为突兀,手指被袋子勒出好几道深红的印子,可是瘦削的脊背却挺的笔直。
  那个人正是苏沐秋。
  来人看到他的脸也愣住了。
  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一言不发地站着,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彼此。
  “你。。”苏沐秋还没能想清楚,倏忽落进一个宽大的怀抱里,双臂被紧紧的锢住。
  两个人之间,叶修动了手。把他狠狠的抱在怀里,声音里带着些许哽咽,喉结滚动,嘶哑的说:“你还活着!为什么!”
  苏沐秋吓了一跳,匪夷所思地说到:“。。。我一直活着呀。你睡糊涂啦,智障。”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手上却放下袋子,有节奏的拍了拍他毛绒绒的脑袋。
  两个人一起的场景有点怪异,偏矮的十几岁少年被二十几岁的男人紧紧地按在怀里,可是实际给人的感觉,却是当哥哥的从怀抱中伸出手安慰自己疼爱的弟弟。

  叶修是个很稳重的男人,即使面前的情况再怎么危机,他也不会有片刻的迟疑,和黄少天那个机会主义者不一样,他不是依靠‘越是超脱事实越是冷静’的天性,他之所以临危不乱,能做到随时都维持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是因为他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改变困境,力挽狂澜,因为他非常的自信。
  可是这样的他,在苏沐秋面前却手足无措起来,那大概是因为,真正的永远地失去过名为苏沐秋之物吧。真的束手无措,无能为力过,真的痛彻心扉的屈服于现实。
2.
  叶修松开手,直起身面对他,眼神里已经恢复了波澜不惊的沉静,但仍然围绕着难以消除的悲伤,他皱眉询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沐秋看到他那副模样,心中也十分疑惑:“我也不清楚,我只认识17岁的叶修,但你看起来可不是17岁的样子。”
“我确实不是17岁,而是27。”他挑挑眉,“这条街在我那个时代已经被翻新很久了,现在却变回了原来的排置,看来我是待错了地方——我回到了十年前。”
“什么!这种小说里的桥段真会出现啊。。。”苏沐秋瞪大了双眼诧异地感叹道,可是除此之外,到也没有合理的解释来道清眼前这个人的来去。
“谁知道呢,说不定我自带喝醉酒就穿越的属性。”叶修已经开始开玩笑了,这个适应能力真不一般。“那么,你这里是什么时间。”
“十月二十一,今天是我十八岁生日。”
  叶修愣了愣,然后低声轻笑着,“这样啊,那祝你生日快乐啊”
“昂,谢啦”苏沐秋勾勾嘴角,十分自然的接受了这个莫名其妙的祝福。
他把袋子放到一边,然后一屁股坐在马路牙上,伸手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示意叶修在他身边坐下。
对于基友的邀请,叶修也没有客气恣意走上前坐下,随意地放置那双令人羡慕的大长腿。
“你们的未来是怎么样的。”
  他侧头十分好奇的问道,言外之意,琢磨着凭借叶修的实力到底走到了哪种地步,也提起了沐橙,他一直都很关心她的未来。
  叶修抽出一支烟,熟练的叼在嘴边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烟雾便在昏黄的灯光下在空气中氤氲扩散开来。
“我们加入了嘉世的职业战队以后,就成了职业选手。在嘉世待的那几年,我是队长,她是队员,我们的战队连续获得了三届职业联赛的总冠军,我的一叶之秋成了斗神,期间,沐橙用她沐雨橙风一直护我左右,那家伙当是已经变成众所周知的联盟女神了,”
提到女孩,男人的眼里温柔的要溢出水来,苏沐秋在一旁默不做声地聆听他漫长的叙述
“后来,有些杂事,我就把一叶之秋送人了。再后来就在那年退役了。”
  浅浅几句,口气平淡,却道不清曾经的酸涩苦伤。
“从嘉世退役的时候,我已经25了,可我还是决定成立一个全新的职业战队,挖掘有趣的新人,重头再来。然后,就有了兴欣战队,就有了全新的君莫笑。”
“哥可是凭借26岁高龄称霸十区,又打出一届联盟冠军来,牛逼吧~第十届赛季上,唯一一人45场个人赛连胜,你可是没看到那群人掉下来的下巴有多长!”
  叶修说到这里时,眼神里闪动着神采奕奕的光芒,弯起的嘴角带着自信与骄傲,那副模样不知道有多动心。他与荣耀的羁绊,顺着十年的时光轨道一路延伸,如今已是这般繁盛壮景。
  沐秋跟着嘲笑他,两个人和以前一样互损,坐在马路沿儿上畅谈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有沐橙,那个他们都爱到深处的女孩。
  两个人聊到最后,笑声却慢慢沉寂下来。

“那我呢?”空荡的街道上,只有苏沐秋的声音散播在冰冷的空气中,显得孤单又寂寥。

  叶修侧过头,眼神悲伤的看向他。答案已经很清楚了。从叶修的话中,从没有出现过苏沐秋的名字,沐雨橙风也早已变成了沐橙的账户,他们的住处也已经迁走了,在好友最痛苦的时候他没有出现,他们参加的每一场大型比赛他都没有参观,他们研制的千机伞也封在了仓库里,那是因为在十年后的世界里,苏沐秋已经不在了。在苏沐秋梦寐以求的未来,却没有留给他的位置。
可是,他还是想听叶修说出来。

“我们认识的第三年你出了车祸,去世了。”

  苏沐秋颤抖了一下。
  第三年就是十八岁,从现在来看他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
“啊啊。感觉有点不真实啊,我居然马上就要死了。”            
 他抬头叹了口气,双手往后撑,漆黑的夜幕下漫天繁星装点皓月,苍穹一览无余。“明明现在还能在一起说笑。”
  身旁的人装作若无其事地嘴角勾起一抹笑,眼神里流动着波光,嘲笑道,“真是呢。你说你怎么那么不争气啊。”
“哈哈,得了便宜还卖乖,还便宜了你这家伙把了我的妹子!”他调笑着,可是视线不自觉的变得模糊,把头深深地埋在臂膀里。
  他走了他的妹妹该怎么办呢,他走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人和她血缘相连,“她一个人,那么瘦小的肩膀,是怎么熬过那段绝望孤独的时光的啊”
然后眼泪气势汹汹的滚落下。
“叶修,我好羡慕你啊。”他没有那样波澜壮阔的人生。
“以后我妹妹就拜托你了。”一字一句恳诚地让人心碎。
  叶修眼睛也湿润了,他咬紧牙关,伸出左手紧紧的圈住沐秋的肩膀,沉声应了这个终生不负的约定。
  沐秋在十八岁生日那天,知道了自己的死期,他只能坐在马路边,坐在十年前的昏黄的路灯下抱头痛哭,哭到肩膀颤抖,却无力回天。
3.
“叶修!叶修!”
  沐橙担忧地拍拍他的脸颊,把靠着路灯睡着的叶修敲 醒。他迷迷糊糊的视线聚焦后,看到蹲在身边的沐橙紧张的小脸,两只柔软的小手捧着他的脸,呼吸之间满是女生身上自带的花香。仿佛昨晚的事情如梦初醒,他抬起右手握紧她的手,闭上眼享受片刻安稳时光。
“怎么了?”沐橙柔声问道
“沐橙,我梦到沐秋了。”
  沐橙明亮的眼睛里闪动着,她笑问:“他看起来怎么样?”
“还是原来的样子,大晚上瞎溜达,出去买了一大堆零食,好像是要过18岁的生日。”
“这样啊”沐橙静静地聆听着,“然后呢?”
“他叫住了我,我们俩聊了很多,他一直在问你的事情,那家伙还是那么关心你。也很心疼你。他说你是他活在这世上唯一的念想。”
“我说你过得很好,一直很努力的练习,现在已经是职业圈首屈一指的枪炮师了,月收年收都很可观,还有一个更加优秀的联盟第一当男朋友,他说我得了便宜还卖乖。啧啧。”
  她捂着嘴偷笑,笑容很灿烂,叶修都觉得耀眼。

  苏沐秋走的时候,温度已经回暖,星辰月亮相继隐藏在云彩中,马上阳光就会冲破云层,新的一天就会到来。远方传来窸窸窣窣的人群交杂的声响,还有若隐若现的钟声,天空陆续飞过几只飞鸟,在这里生活的人们每天都会不断地经历喜怒哀乐,可是与这座城相比都显得太过渺小,它就这样固执己见的,包容下一代代的苦难与辉煌,长长久久地固守于此。到了时间,它又会在暖春之中重新苏醒过来。
  他弯腰拾起地上的袋子,不回头的问叶修:
“。。你们过得好不好?”
“很好。”
  沐秋垂眼笑到,叹一口气,“那就好!”
  他其实真正想问的是————你们会不会忘记我。
   可是没有什么事是放不下的。即使有一天他不见了,也不能陪他们度过漫长的一生,至少让她们遗忘能是一种成全,不去成为他们心口凭添的伤口。
  叶修眯了眯眼,默契如此他明白他真正的含义,视线望向少年,却仿佛望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他闭上眼嗤笑了一下,弯起的自信的嘴角,笃定道:
“没有你这个家伙我们过得一点也不轻松。麻烦你以后百忙之中能抽空来看看我们,沐橙一直念叨你,我替代不了你的位置。

——我们会在这里列队欢迎,所以你尽管放心地跑回来吧”

“。。。嗯。”
  第一次男生话里带着哭腔。

  如果有一天时光荏苒,把你的声音,把你的面孔冲刷的干干净净,只留下游戏里空白生涩的千机伞和照片上明媚的笑容,你也不会消失。
你会无数次和这个秋天一起,和我深爱的荣耀一起,年复一年的归来。

新婚快乐(续写)

Q_Q不忍心结局那么虐,我一定要写个续才行!

新婚快乐
http://a7501520.lofter.com/post/1edfb495_10a910cc

1.
   “我爱你,叶修”
   她呼吸的起伏,轻微的颤抖,甚至是饱满,柔软,香甜的嘴唇的触感,让他每一寸的细胞都叫嚣着,扣响了他隐藏很久的感情。
  叶修脑海中一片空白。
  什么时候开始回过头她已经不会在他身后默不作声地追赶。
    她选择不断地进步,不断地改变,以惊人的速度不停地朝着他无法触及的地方越走越远。
  也许是想要从他身边退出了。叶修有这样的感觉。
  他很想伸出手握住她,让她留在这里哪里都不要去,可是他没有理由影响这个女孩的人生。他对她其实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游刃有余。
  “新婚快乐”
   她终于起身离开他的床前,轻轻得关上了门。
   躺在床上的男生转了个身,缓缓地睁开漆黑的双眼,里面泛起层层涟漪,显得深邃又明亮。
2.
“沐沐,你要短期休假么?”
  “嗯?怎么,难道兴欣要倒闭啦~”
  “嘿”陈果笑出了声,“不是啦,是想让你转换心情,队长要是低落沮丧的话,我们之后的赛季怎么打呀。”
    沐橙觉得心里流过一股暖流,笑弯了柳眉细眼,抿了抿嘴,考虑到自己想要暂时远离叶修的心情,她笑着说,“嗯,那我稍微休息两天,保准怀着气吞山河的气势,浩浩荡荡地归队!”
   陈果被这个可爱的姑娘和乱七八糟的成语笑的直不起腰来。
“果果,没事的。我已经不喜欢叶修了。” 不能再让果果替她担心了。
“这样啊,那就好。”

“说真的叶修这个整天就知道打游戏的家伙居然也能遇到这么优秀的未婚妻真是不知哪里来的好运。”
“老板,我可从里面听出来浓浓地人格歧视啊~”
    叶修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穿了一件白色干净的高领毛衣,悠闲地弯着一只腿,环着手臂侧倚在门上,皮肤白皙的倒真不像整天玩电脑的样。
  陈果不服气地嘟嘟嘴,闷哼了一声。
“话说,我什么时候有未婚妻了?”
  磁性慵懒地声音突然冒出一句话。
  此言一出,直接在空气中点燃爆炸。让对面的两个人吃惊地睁大了双眼。
  怎么回事???

 “不是吧!你不是上个星期和一个特别有气质的美女一起去商场婚戒柜台挑戒指了么!”
 “那个是叶秋的未婚妻。他那天有事才拜托我去帮他选的,反正我们俩喜好差不多。”叶修无语的解释道。
 “哈?那结婚申请表又是怎么回事?上面不是写着你和那位高小姐的名字么?”
 “那是叶秋的名字,他们大概看错了。”
    话说这些人从哪里弄到结婚申请表的。。。
 “不过我说,我用了叶秋身份证这个梗这么老了谁还这么蠢啊。”叶修嘟囔着。
  “天哪,那我们不都搞错了!这可要马上告诉他们去。”陈果一溜烟地跑出休息室,马不停蹄的安民告示去了。
  留下愣在原地的沐橙觉得脑袋跟不上趟,消化了好一会儿。
    呃滋,这就说明,叶修还是她的那个叶修吧。
  她还可以再独占他一段时间的对吧。
    连续几天内心都备受煎熬,却因为这个人一句轻描淡写的话一下子烟消云散。
   喜欢大概就是如此吧,他随意的举动和言语,都可以在你心底掀起狂风暴雨,让你坐卧难安。
   真是傻瓜。
3.
  叶修站在门口默默地看着沐橙的一眸一笑,视线里的温柔宠溺一见便知,只是感情中间的他们却不能像往常一样默契的面对这个现实。
    他缓缓地走上前,手撑在她倚靠地椅背上。正好沐橙抬起头,两个人的视线相交,身体靠的很近,他低下头,直视着她的眼睛,问到:
  “昨天晚上还夜袭我,今天就说不喜欢我了,你这变化的速度怎么跟阿姆斯特朗炮弹似的。”
    沐橙脸刷一下涨得通红,体温瞬间上升了好几个度,她紧张地低下头,刘海盖过动摇的双眼,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昨晚醒,醒着?。。。什么时候醒的?”
  “昂,大概在你摸我的时候吧。。”看着她极度羞涩的模样,叶修也有点不好意思的偏过头,尴尬地从兜里拿出烟盒,想了想又放了回去。
   既然都发现了,沐橙也不再纠结放弃隐瞒了。
  “那。。。你怎么想的。。。对于我吻你的事情。”沐橙攥紧了放在膝盖上的双手,却不敢把头抬起来,就这样子故作无所谓的样子,其实一直怯懦的不行。
   旁边的男生,沉默不言,身形动了动,起身离开她的身边。
   她的心情失落的仿佛跌进了深海。
   本来很早就知道的真相,可是面对起来却那么困难。
   她抬起手擦去掉落的眼泪,突然面前伸出一双修长的手臂把她揽进宽大的胸膛里,空气突然安静的只能听到他低沉温柔地声音从上方传来,
  “话说好,我可是一直都把你当作一个女人来看待的。”
    她听到这个意料之外的回答吃惊地睁大双眼,从怀里抬起头对上叶修无奈的眼神,他抬手轻轻的抹去女生脸上的泪珠,然后把她的头往怀里揽得更紧一点。
  “谁会默许自己的妹妹偷亲自己啊,更何况是像哥这么守身如玉的人。”他开玩笑说。
  在很早以前,他估计就对这个如阳光倾落般的小姑娘。。。
   “所以,你不要走,就这样留在我身边吧。”
   让我好好珍惜你。
   沐橙破涕而笑,眼泪从弯弯的眼角吧嗒吧嗒地掉到男生 的毛衣上。
   “好。”她郑重的允诺道。
    几年前她从叶修手中收下沐雨澄风的账户卡时,她也这么笃定地说过,然后就再也没有离开。
    她回抱住他弯曲高大的腰杆,把脸埋在里面幸福的说,
  “叶修,我喜欢你~(^V^)”
   他抬起她手感细腻的下巴,哭过的眼泪还挂在她的睫毛上,沐橙的睫毛又长又翘,女生梨花带雨的笑脸撩动他的心弦,他忍不住弯下腰把脸凑过去,轻柔的吻住了她,微热的唇舌从她的唇畔扫过。
   “昂,我也是。”

新婚快乐(短篇)

感觉要把自己虐哭了(*>.<*)所以把这个梗写出来了

1.
   叶修要结婚了。
   和一个电竞圈以外的女生,有人见过,是一位清秀的美人,开着一家花店,养了一只胖嘟嘟傻萌傻萌的加菲猫,有一双澄澈动人的双眸,简直是难得的佳人。
    虽然是不公开地保密信息,但是有了目击者和确凿地证据,荣耀职业圈内部所有关系好的选手都纷纷献上了祝福。
   陈果听到消息的时候,正在和沐橙一起吃冰淇淋,她吃惊地从电话前移开头,马上用眼神询问对面还在不亦乐乎地吃着手里橙子味冰淇淋的少女,对方却没有第一时间直视她。她怎么不知道沐橙对叶修的感情,那么深沉而温柔的爱情,除了那帮思想粗糙只知道荣耀的大男人,大概都能识破她拙劣的掩饰。
沐橙听到电话里传出来的消息,愣愣地看着手中停下的勺子,过了很久很久,终于抬起头对上陈果担忧的目光,淘气的笑了一下说:没事的,我早就知道了,这么盛大的喜事当然是要热烈地祝贺啦
    没事的,很早就知道这一天会来的,只是心痛的感觉会偷跑出来,其他的都没什么的。

2.
  我在15岁那年遇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个被哥哥领回家的帅气的小哥哥,他比我哥小一岁,一张嘲讽脸和一副慵懒的脾性(多半是打游戏打通宵了),但是他又总是出乎意料,(在游戏上)危机关头认真的时候比谁都要可靠,胜利的时候会得意地咧开嘴角露出尖尖的虎牙,笑声爽朗地像是五月的风,清清爽爽的特别好听。
   只要我在身边,哥哥总是会装大人,什么事都自己扛着。
     但他的出现却改变了他。就像是个奇迹一样,无论是游戏上的决斗胜负记录,还是组队刷怪的默契配合,他们都无比优秀,和他在一起的哥哥变得像其他17岁的男孩一样,一样的活泼和开心,我这个旁观者很为他高兴(∩_∩)
  是他的到来,才能让我们两个人依居的生活,变成了三个人拥挤热闹的日常。
   我永远忘不了那个夏天,温暖到让人回忆起来都能笑出声。
 然而时间没能把这么多时光留下来,却把苏沐秋这个美好的少年留在了18岁。
举行完丧礼之后的两天,我一直坐在床边,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一直坐着,怀念着我们过去的日子。
哥哥,
不要丢下我,
求求你,
沐沐以后一定听话,帮你做好多事情,陪你去好多地方
这个世界上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你回来哪怕给我一个拥抱好不好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有人打开了紧锁的房门,他的眼角还有哭过后留下的红印,他伸出手,把手心的东西递给我,那是哥哥的游戏卡,
    他总是拿我的名字注册游戏账号,
        你想玩荣耀么?
        嗯
    这是很久以后的对话了,但是当时,我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泪一瞬间崩溃地涌出了防线,紧紧地攥着那只温暖的手,靠在熟悉的肩膀上,哭的声嘶力竭,天昏地暗,

哥哥,
我以后要丢下你往前走了,
你不要孤单,不要怀念我,不要怪我,
我要替你把剩下的几十年都看完,然后在趾高气扬的去找你,和叶修一起,
我最爱的哥哥,
一定,一定,永远也不会忘记你,
一定永远要记住你,
一直以来谢谢你这么爱护我了

   叶修一定也想到一样的事,他抬起手把我的脑袋轻轻的按到他怀抱里,张开双臂把我环了起来,让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不知道谁的身体还在颤抖,眼泪还在肆意泛滥,但是两个人就这样抱着直至哭累了靠着床边睡了过去。

3.
   沐橙从睡梦中睁开双眼,直直的看到兴欣宿舍的天花板,夜晚的月光从窗口洒在上面,板正的纹路一看就是果果的品味,昨天害得她担心了。
    真的是,梦到了很久以前的事情呢,真是怀念呀。
    也许正是这样她才想清楚了很多事情。
    好像慢慢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没能对他说出口这件事情。

   沐橙蹑手蹑脚地走到叶修的门口,灯已经关了,门还半掩着。她慢慢的推开门,床上的男生睡得很熟,月光从窗外倾倒在他床前,睫毛投下阴影,嘴巴微微张开,呼吸声沉稳又安定,样子就像个大男孩,简直可爱的一塌糊涂。
     沐橙看的入迷,不知不觉地走到他身边,蹲下来趴在他身边仔细的端详着这想看了那么多年都看不腻的脸。
她突然胆大地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拿食指触碰他英气的眉梢,温暖的触感让心脏突然乱了节拍,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但她没有停下,缓缓的沿着眉毛滑到他高挺的鼻梁,轻轻捏他大大的耳朵,拂过他的脸颊,最后,停在了他的嘴唇上。
    软软的,呼出的气吹得手指酥酥痒痒的。
    沐橙觉得自己一定是花费了一辈子的勇气,脸通红地收回手,最后下定某种决心,起身把她冰凉的嘴狠狠地印在那张温热的嘴上。
    抬起头,眼泪倏忽地落下来,
    这就是庆贺的彩礼
       “叶修,我爱你”
    我爱你很多很多年了,
    世上没有人比我更不想失去你了,
    所以才一直尊重你的选择,
    所以才不越过那条线半分,
    原谅我最后的任性和自私吧,
    诚挚的祝你幸福,
    小声的告诉你,
 
       “新婚快乐”

短片续

  之前的内容请参照上篇哦♪毕竟这只是个小续写嘛~

  遇见你以后,世界像是被泼洒上了五彩斑斓的颜料,与毫无声色的过去相比,每一天都过得熠熠闪光,欢呼雀跃,让人满心期待。
  有些话一直没来得及告诉你,告诉你我已经不清楚在我心里到底是把你当作好朋友,吉娃娃,还是喜欢的人了。
  从来没有多想,对你说着“赶紧去死吧,臭警察”回头放一炮,你回头说“那也会把你拉下水的。中国妹”向上砍一刀,在无忧无虑的时光里,咧起嘴角,不顾形象的大笑出声。
   那真的是好久之前的事了。

 “神乐酱,我把早饭放在门口了,记得出来吃哦”新吧唧贴心的从门口嘱咐到
   神乐裹着被子翻了个身,睁不开沉重的眼皮,迷糊地应着,“知道了~”
   自从那件事以后已经2个月了,当其他人匆忙地赶回战场时,只有遍地敌人的尸体,和碎了一地的菊一文字。
   没有找到那个人,所以那家伙一定还在哪里活着,苟延残喘也好,生龙活虎也好,那个厉害的家伙总有一天会回来的,神乐这么坚信着,大家也一样。所以笔直的站在碎刀面前许久的土方,一如既往地拿着蛋黄酱样式的打火机点燃了带血的嘴角的烟,抬起头缓缓的吐出缭绕的烟雾后,说:“回家吧,回到我们的江户。等那家伙回来。”

“新吧唧,我出门了!” 
“啊,路上小心”
  新吧唧看着小神乐准备出发地背影,担心的问道:“你又要去找冲田君的消息了么?神乐,这么做也很难找到他的。”
“。。。啊,谁说我去找他了阿鲁”神乐打开雨伞的手顿了下,回过头精力充沛地笑了下“反正我也闲着没事干,我是去买醋昆布的途中顺便看看有没有那个流浪狗需要领养~”
“小神乐。。”
“不用担心啦,新吧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巴不得他不在呢阿鲁~我啊,只是不想欠那个家伙的人情而已。”
  今天的阳光特别的烈,有着像是要把人烤焦一般的热度,这是夜兔一族最怕的天气,走了没多久她就被蒸的口干舌燥了。
 “噗嗤!”
  神乐超级没形象地摊倒在树荫下的长椅上,“真的要人间蒸发了阿鲁。”
   树荫下冰凉凉的好舒服,意识都变得模模糊糊了。自从那以后自己就从来没有睡过好觉,总是梦到他的样子,高兴的,低落的,慵懒的,生气的,兴趣盎然的,还有现场上的,一改往常的冰冷的语气,认真的体贴到仿佛是幻觉一般的眉眼,即使在梦里也不断的打扰她,搅乱她的心情。

   真是个过分的家伙啊,
   而且最后还丢下我一个人。
  我一直忍着没有哭,是为了不让你得逞,我才不想你呢,不会让你回来时有一点点成就感。。。所以你会回来的对么?

  这条街道上每一个地方都有他和她路过时的记忆,不知不觉中,他早已经是深深扎进心口的针了,现在针被拔了出来,只留下刻骨的疼痛,然后终有一天,这份让她痛苦的死去活来的感情会变得平淡,然后消失。神乐不要这样,她不断的否认事实,实际上只不过是在勉强自己,强逼着自己一定要把他铭记在心里。不要忘记他。
   突然间有点想哭,她抬起手背遮住了眼睛。
   她只能通过这种简单的方式阻止自己想起他,可是这下却是徒劳。

   她又隐约想起,有一次吃了他送给银酱的蛋糕,里头挤满了变态辣的辣椒酱,简直快把她辣到断气。等到追出去的时候,他坐在长椅上,在广场上最阴凉的地方,翘着个二郎腿,把两臂搭在椅背上,悠闲地叼着棒棒冰。
   加上当时的心态问题,她觉得那样子宛若一个智障。
  当时他碰巧遇到了曾经被卷进六角屋事件中而去世的酒 店老板的女儿,并且因此引发了一系列骚乱。虽然被莫名其妙地卷进去了,不过神乐借此接触到了他的过去,当时她们被绑在柱子上的时候,他说的话神乐现在都记得清楚:
  世界上可是有着不惜弄脏自己的双手也要保护的东西啊,正是这双已经被玷污的双眼才能知道,有些东西是不能玷污的。

   他拼死保护了远比性命更重要的东西,明明该为他高兴才是,可是为什么她却那么痛苦呢。为什么会那么想念那个家伙欠揍的嘴脸。。。那么舍不得他靠在肩膀上的温度。。。那么想要听到他对她带笑的声线。
  明明那么讨厌他,为什么现在却想他想的快要疯掉了。
 
“你要是再不回来的话我就要把你忘干净了,然后随便找个人交往,再也不喜欢你了。”
   眼泪突然止不住地落了下来,狼狈的用手去捂,不让别人看见。

 “啊呀,这不是想我想的都掉眼泪了嘛”

  熟悉的声线让少女睁大了双眼,泪水模糊的视野里,高大的身影侧靠在椅背上,两个手插在兜里,黑色笔挺的制服,再往上是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早知道你这么爱我,就早回来看好戏了。”
   冲田总悟低下头,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冲她贱贱的勾起嘴角。

   脑袋一片空白,梦寐以求的人儿正一脸得意的等着她的下一步反应。
   见她身体先一步行动起来,一下子向后扑了上去,然后狠狠地。。。。
  给了他一个右勾拳。然后他就飞了出去。

“WOC你是智障么!对待大病初愈的人怎么能用重击啊笨蛋!怎么对你救命恩。。”
   他不满地揉了揉及时挡住重击的手臂,抬头的时后有点愣。
  “。。人的。。”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
    她第一次在他面前示弱地哭起来,眼泪鼻涕控制不住的掉个不停,好像要一次性地把这么漫长时间里积累的都流干一样。
   他收起惊讶的模样,微微张开的嘴合拢起来,酒红色的眼睛里涌动着抑制不住地感情,他终于起身缓缓地把嚎啕大哭的少女搂进自己的怀中,把瘦小颤抖的身体温柔的护在双臂间。
 “你哭什么啊,一点都不像你”男生把下巴抵在女生的头顶,叹了口气。
 “放开我”神乐挣扎着要出来但是很久没有闻见的男生身上的好闻的气味让她舍不得推开,她只能哭着小声抱怨,“一股子抹布味阿鲁。。”
她把脸埋在他温暖的怀里,妄图把鼻涕眼泪都毫不吝啬地蹭个干净。
 “哈哈,真是不坦诚啊”总悟忍不住笑出了声,安心地抱着怀里的女生,轻松又略带内疚地说到,
  
 “抱歉啊,让你久等了”